晋城内存卡价格交流组

穿越四大无人区1死2重伤-(深度解析:附双方的说法)

穿越无人区2018-06-29 00:31:16

我是穿越四大无人区中的一员,就我知道的我说一说:

这次穿越四大无人区一共有3支队伍,湖州、越野车师。还有罗布泊工匠带领的一支30多人的队伍。
我参加的是罗布泊工匠的队伍,10月6号从敦煌进入罗布泊,11号成功穿越罗布泊到了若羌巴州石棉矿,休整2天,13号开拔进入阿尔金山。8台小型越野车一台沙豹越野房车一台6驱大卡和一台四驱大卡拖油拖给养,个中艰险困难不复再言。在进入羌塘向阳湖后,我们队友中出现3个严重高反的,而2台给养大车又一路坏一路修,每天掉在大队后面,进入可可西里大峡谷到达多格措仁强措后,当时GPS表明离双湖的直线距离是260公里,因为高反的队友情况很是不好,大家一致表示不等给养车了,7台小车和一台房车加满油后由工匠派他的车队队长王文泉领路,工匠自己开一台小车跟着2台给养车就落在了后面。7台小车和一台房车向双湖突进了2天,在暴风雪中迷失方向,期间沙豹房车陷沼泽但为了抢送高反病人,车主湖北大队的陆巡天下毅然弃车。突进到离双湖的直线距离只有120公里时,我们只有6台小车了,另外一台贵州朋友的Y60因为车况不好也掉队了。这时是10月22号,因为离开了给养车,我们6台车在暴风雪中油尽粮绝,再加上3个高反病人中有一个浙江的女队友连续呕吐了6~7天了,情况很严重,于是有队友用卫星电话向那曲地区公安求救,22号下午,那曲地区便组织双湖的公安林业联合搜救,直到23号下午才找到我们,到我们6台车达到双湖时已是24号凌晨5点了。
24号下午我们主动缴纳了救援费用并集体捐款2万元给双湖gov-ern-ment,6台车二十多人就都走了,只留下我和房车车主陆巡天下还有湖北的老罗4人在双湖,准备请人一同进去救援失陷的房车。
24号我们才知道3支穿越四大无人区的队伍一共丢了7台车在里面,其中就有阳关故人的一台大卡,见到阳关故人是25号早上,阳关故人和他亲弟弟还有2个一行4人从敦煌一天一夜轮流开车赶到双湖,准备进去救援他的6驱大卡,早餐时我们4个和阳关故人他们4个还碰在了一起,我结的帐,114元,后来才知道这个数字对于阳关故人和我们都是很不吉利的。阳关故人带上我们介绍给他的2个当地向导中午进山去了。
27号上午阳关故人给陆巡天下打了个电话,说他弟弟高反不行了他正全速向班戈去呢,中午就得到了阳关故人弟弟的噩耗,不胜唏嘘。
28号,陆巡天下通过双湖gov-ern-ment请当地人开大卡进去救援沙豹房车,下午便租了一辆战旗车,陆巡天下、我、**还有老罗便往拉萨去。大概是傍晚7点左右,战旗侧翻,坐后排的我被压在最底下,当时觉得胸背剧痛,司机和陆巡他们都爬出车去了,就我动弹不得。车外连司机4人齐心协力把侧翻的战旗再翻了过来,换了一条爆了的轮胎居然可以继续开。大约晚上10点多到达了班戈县,在县医院因为停电没办法给我拍片,值班医生竟然是前一天收治阳关故人弟弟的那位,他说,阳关故人弟弟送到班戈医院时已经走了3~4个小时了,当时我和陆巡天下都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那岂不是在我们翻车的地点走的,难道我们翻车。。。。不敢想。同时我又想起了那天早餐结账的114元了。
晚上因为县城停电加不上油,我们没办法赶往拉萨只得住下,29号上午从班戈出发,直到晚上6点多才到拉萨,在拉萨解放军总院确诊我断了3根肋骨,我在博客中这样给自己留言的:
车翻了,我伤了。强忍剧痛坚持坐车600多公里,26小时后到了拉萨,期间在班戈和当雄的医院都不肯收治,只催赶紧去拉萨,晚上在拉萨解放军总院确诊右二左一断了3根肋骨。。。
走四大无人区的都付出了惨重代价
高反死了一个,植物人一个,脑缺氧傻了一个,无人区里丢进去了7~8台车。。。我断3根肋骨还算是幸运。。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. 队伍冗余,首先去的人就有问题~带了太多累赘以旅游的队伍去干考察队的事情就是最大的失误,船大难掉头。
2. 脱离给养队伍,历史多少次血的教训都拦不住这帮人脱离给养。
3. 全队的专业地信操作能力有待考究,至少地理信息的设备根本就没有带够,才有迷失及走不出来的问题...
哎 这三条就已经很致命了,出现杯具是合乎情理的
.....继续吧,由于之前未作更详细的了解,所以写下了如上的话,结果在看了之后大家的留言后特意去仔细看了看事情的前因后果,原来背后还有这么一堆的事情,别的不多说了,看过的朋友路过吧,没看过的朋友慢慢看,祈祷以后别在关键的时刻,关键的地方遇到本以为关键确实际上不作为的人!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再转其中一位参与者夫人的回帖)首先。祝贺老虎一车四人平安回家。他们分别是老虎、饱汉、品茶、菜婆。两男两女。
    小女子更纱是饱汉的太太。第一次来这个论坛,亦是最后一次。特借ID谨以此复,略表俺一夜未眠的心情。俺只想对一些人说一些话。至于对随后而来鲜花、掌声抑或口水、臭鸡蛋,恕概不回复。
    如果不是今天看到人家发来的老虎这个贴子的琏接,我至今不知道他们所经历的这一切。因为饱汉回家只对俺说了三句话。“老婆,以后再也不瞎跑了。一直陪着你。”、“老婆,经过这次穿越,有很多事都想开了。”、“老婆,人性有时往往就在最艰苦的时候才会暴露无遗,这回交了几个真朋友。”
在仔细看完老虎贴子之后,我再次追问饱汉:老虎说得是真的么?为什么你啥也不告诉俺?饱汉点点头。对我说了关于这次穿越的第四句话:“骆驼,真不是个好人。”
够了。这一句足够了。俺不想再去追究所谓真相,所谓的是非。那些不明真相对老虎贴子质疑的人,你们可以不相信老虎。但是俺绝对信任俺的丈夫的肯定。饱汉是信佛之人,又是一名医生,治病救人是他的天性,他为人低调大方,真诚善良,对朋友是宁可自己吃亏也无怨言。出发前我一再叮嘱品茶大姐,要好好照顾饱汉。因为我不担心他会尽心尽力去帮助他人,但是我担心他会因为照顾他人而忘记自己的身体。
    此时此刻。我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。俺痛恨自己当年年少无知,以至于选择当公务员,而不是去参加黑社会。否则。今时今日。俺号令甘肃分会的兄弟们,替俺给骆驼带上三个大耳刮子。
    这第一个。俺是替湖州一车四人扇你。老虎回来瘦了18斤。品茶6斤。菜婆4斤。饱汉就不说了,皮包骨。俺不替他们掉的肉叫屈。那是自找的。俺啐你一滴口水,只为你出发前吹嘘的优良的保障,丰厚的饮食,他们十多天只吃了一顿像样的饭菜。在最后的几天,他们四人为了两只苹果、一块泡面,相互谦让。品茶因为饥饿而胃呕,可是谁也没有舍得独享。俺真希望你紧紧拽进的那几张通货膨胀的纸币,能为你养老送终。
    这第二个。俺替你见死不救的人扇你。深陷十三天的路人,你可以不救。无知良人会捧你那是“顾全大局”。杭州大队的你不愿意带,怕连累自己,也没关系。老虎没有放弃他们。可是你连自己的队员车子出了小毛病,仅仅需要修理的鸿飞帮忙,鸿飞是杭州队的修理工,我们请他修理时,是我们这边谁和他们领队说了,不让他帮我们修理
?请问,居心何在?自己的修理工却不愿意帮修车,你们还是一个团队的么?你收费时怎么就没有强调你带的修理工是只负责你们自己车子的呢?本色作为队员之一可以说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理解,他如果想救援他人,首先他必须得自救。或者如果当时被放弃被拒绝的人是他时,他是否又会以另一种不同的视角、不同的感受来诉说此事。所以。俺对他如此冷静平和地叙述,非常理解。但你骆驼身为领队,职责非同一般队员,当所有人将金钱与信任一同交付你的手中时,你是否意识到,既使在困难来临时,你仍然选择放弃,即使你努力过仍不能最终成功解救,可是你的支持、帮助、甚至是言语的鼓励与肯定,亦是所有队员感动与希望。可是你却在你带领的队员不懂修车却被逼自己动手修车时,选择坐在自己车里和美女聊天。我觉得你叫骆驼,可真是侮辱了它的温良本性。我也不想骂你畜生脏了自己的嘴。以下我只能暂时称你为“牲口”。托你的牲口逻辑的福,老虎的车每开一小段路,饱汉就下车检查一次,如此反复在零下二十多度的高原无人区,他累到连走路都摇摇晃晃,品茶看得直掉眼泪。而此间,深圳车队的跑跑、老李,虽然也未能帮助老虎的车子成功离开无人区。可是他们一路前后护驾,并不断在对讲机里鼓励老虎与饱汉。因此,车子仅仅在离目的地一百多公里处被抛弃了。
    这第三个。俺替一死二重伤的人扇你。因为你的组织不力,保障不力,自私自负又不负责任,导致多辆车被弃无人区,以至于重返拖车的几位队员,一人命丧黄泉。即使你逃脱法律的制裁,即使你可以再次蒙骗他人。可是俺相信芸芸众生,一切皆有因果报应。等到报应悄然与你相遇时,你无需讶异,更无需惊慌。俺仍然在这里:微笑着看着你哭!然后风清云淡地告诉你一句:真她姥姥的活该。
    车师。俺不想用对牲口同样的厌恶来对待你。更不会对你语言暴力。只因为你曾经是老虎口口声称的“朋友”。朋友,从唇齿间轻飘出来地两个汉字,可以被轻易的吐诉,但掂量在心头的份量又何其千斤。不错。俺也同意某些网友说的,老虎对这次穿越确实估计不足,他们既不会修车,也不会用GPS,更没有经验。所以吃的苦,受委屈,都是教训。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也正因为当你是“朋友”,因此毫无顾忌地将湖州全体队员的信任与情谊托付与你。而你的迟疑、犹豫甚至拒绝,已经狠狠地击碎了“朋友”这个字眼。所有的情谊与信任也随同那些被遗弃的车子埋葬在无人区了。老虎几次在贴中提到“求求你们”。我不知道在湖的风云大哥,是在何种无奈、焦急又无措的情况下,用“求”这个字眼来得到你的帮助。但愿苍天有眼。如果真有山神。我希望它像我们湖州人一样永远拒绝你的到来。曾经相遇两不欠。再见亦是陌路人。
    我真心希望,有一天当你也被选择遗弃时,你的身边至少不全是孬种。阿门。
    深圳的跑跑、抖抖以及其他给予帮助的人。感谢你们在湖州队员最绝望的时候,一路不离不弃的相伴。俺相信这种生死患难的情谊,在今后的人生旅途中将爠爠发光,铭记于心。有机会我们全体队员及家属来深探望。曾经亲吻饱汉的两位大哥,俺也会献上最深切的回吻。就像老虎说的,这些兄弟,我们认了。
    最后向大家汇报一下四人近况:老虎因穿越变得更年轻英俊了。饱汉仍昏沉沉如至高原。品姐、菜婆的大姨妈可能仍未正常。
    感谢所有关注与关心的朋友们。俺也去继续我的生活了。你们请自便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事物总是有他的两面性,看了太多的此类帖子,最后总结为:面对死亡,人性毕露!无人区里,不奢望被救援,靠自己事先周全的准备才是王道!照顾好自己才有资格和能力照顾别人,他人对你的帮助,那是惊喜,那是过命的情谊!


Copyright © 晋城内存卡价格交流组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