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城内存卡价格交流组

童年游戏---富平人蔡立鹏系列回忆富平散文 (四)

富平人2018-05-20 12:35:50

富平人

微信号:fpr13888688,富平人微信公众中心!每日分享富平新闻资讯和富平人文特色,猛点关注,富平人可随行!



童年游戏

现在生活好了,闲暇之余的娱乐方式和休闲手段层出不穷,电脑、手机、棋牌、麻将,孩子们也有很多玩具,没人陪伴,他们照样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乐此不疲。而我的少年时期,老家的村子里电视都是稀罕物,更别说其他物件了。

小时侯农家的孩子也会一出生就佩戴“长命锁”,有铜的,有银的,还会有一些其他的配饰,讲究带祖上传的东西。13岁“全灯‘【类似于农村的成人礼】时,男孩子的舅舅一定要给少年送自行车、手电筒、新衣服等,我用现在的眼光私下去想:这几样东西其实是有深刻含义的,车子代表要加速前行,电筒代表要走光明大道,新衣大概是要新年新气象吧?小时侯我们的玩具大多自己制作,因简就陋,踢毽子、丢沙包、跳绳、过家家自然必不可少,还会在地上画个格子了,摆几个石子玩“狼吃娃”,尽心尽力保护自己的“娃”。会用纸叠几个纸片,写上字玩“官、兵、捉、打、贼”,提高警惕防止自己成为可怜的“贼”。团体型的游戏有“扑城”“顶牛”“藏猫虎”“跳房”等,挑战体力和灵活性。用纸叠包子打,叠帽圈垫在旧军帽里“耀武扬威”。柳树皮能做吹出优美声音的哨子,铁丝、自行车辐条和链条、内胎能做可以打火柴头的火药枪,弹溜的玻璃珠子一定要选择好,麦秸秆编的蛐蛐笼子和草帽很漂亮……

如今什么都方便了,人们不需要自己动手就能轻易获得精美高档百倍的玩具,但儿时的那些简单快乐却再难拥有.

“套麻雀”“割老鼠尾巴”“套知了”“捉蝎子”“抓萤火虫”“撵兔”等是小时侯在村里很常见的行为,现在说来有些破坏自然环境,那时候却不以为然。

“套麻雀”一般是在冬天,和鲁迅文章《闰土》里描写的差不多,小雪过后,扫出一片空地,用短棒绑上细绳支起筛子,撒一点苞谷粒,拉着绳子另一头,就等着请君入瓮了。“割老鼠尾巴”的活我们干得不多,只是赶上除四害的尾声,象征性的每个人要交一定数量的老鼠尾巴上交。抓老鼠一般要动用老鼠夹子,抹上香油的馍馍做诱饵,有时候会将老鼠夹的稀巴烂,很残忍。“套知了”则是个技术活,需要一根长竹竿,一个塑料袋,袋子开口的地方用细绳子做个套子,或者直接用牛尾巴毛做个活套绑在竹竿上,那时候好像视力特好,小小的套子总能套在五六米高的树上的知了。晚上,在白天知了多的树下生一堆火,就可以引诱知了和蝉蜕,烧起来吃味道相当不错。萤火虫很多,用网子套上后拢在一起,用纱布包起来,在户外一闪一闪漂亮极了。

如果说前面几种游戏侧重玩,主要是淘气,那“捉蝎子”“撵兔”则有一个农村少年改善生活和增加家庭经济收入的成分。捉蝎子是在夏天夜间,拿上用扫帚杆子劈开做的简易夹子,带上手电筒,顺着村子外的埝头,从土壤裂缝里照,这活对胆量、工具和心思要求很高,立强哥是村里公认最能捉蝎子的,每天都可以买十几甚至几十块,在那个年代的乡下已经很让人惊讶了,他有一个能整夜不用充电的矿灯,奇亮,让人羡慕,他从来不和别人一起走,总是独自行动,敢在半夜到坟地去,后来他还学会了野生幼蝎的饲养,至今被人津津乐道。撵兔的人一定要有一只正宗的关中细狗,我们自然没有,一般只能跟着大人凑热闹,“看细狗,养鸽子”曾被看成我们当地游手好闲的象征,但还是有很多人乐此不疲,冬天雪后,带着细狗,十几个人浩浩荡荡,那些不幸出来觅食的野兔一旦被盯上,很难有机会逃生,每次出去都会有斩获,瘦肉多,好吃。

在那样一段物质贫乏的时期,我们的游戏简单简陋,或者有时候只能算着劳动的一部分,甚至还会无意中破坏环保,但是却本真,那种纯粹的满足至今想起来依然记忆深刻。


Copyright © 晋城内存卡价格交流组@2017